• 1
  • 2
  • 3

0731-8888888
时间:9:00-18:00
联系人:迷失

联系地址:湖南长沙市城市漫步|野生设计:3月上半月上海及各地活动一览

新闻列表

News List分享最新的新闻列表

华灯初上的夜晚

作者:佚名来源:来自互联网 浏览次数: 编辑:凯撒现身北京五棵松观战季后赛 透露希望重返CBA

  “鲜活的年轻生命就这样没了,可恶的火魔。”4月2日清晨5点整,一名牺牲消防员的母亲在朋友圈这样写道。她的儿子丁振军出生于1997年4月,二十出头的年纪在凉山森林消防支队中排不上老幺:四川木里县森林大火30名扑火英雄名单显示,牺牲消防指战员中还有2位“00后”。 3月30日18时许,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地区发生森林火灾。3月31日下午,扑火人员在转场途中,受瞬间风力突变影响,突遇山火爆燃,27名森林消防队员和3名地方干部群众牺牲。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消息,27名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指战员中,有干部4人、消防员23人;汉族22人、满族1人、黎族1人、彝族2人、畲族1人;1980年后出生1人,1990年后出生24人,2000年后出生2人,年龄最小为2000年7月出生;中共党员9人(含预备党员1人),共青团员11人,青年7人。澎湃新闻统计,这些森林消防指战员的平均年龄只有23岁。其中年龄最大的是凉山支队西昌大队政治教导员赵万昆,出生于1980年12月,不满39周岁。年龄最小的是凉山支队西昌大队消防员王佛军,离19岁生日还差3个月。等不到的报平安牺牲的消防员中,多人因为身处异乡,只能靠着手机与家人联系。手机一端是辗转于火场的年轻小伙,另一端是等候报平安的亲人。杨瑞伦在3月30日与家人最后一通视频通话的结尾是:“马上走了,去救火了”。视频挂断后,听惯儿子救火的父亲“觉得无所谓”,直到第三天凌晨接到武装部队的电话,才知道儿子被大火吞噬。 “没想到这一次竟是有去无回。” 杨瑞伦父亲说。同样在3月30日曾和妈妈上网视频聊天的消防员康荣臻也不幸牺牲。他的姐姐康辉告诉澎湃新闻,弟弟今年20岁,2017年参军武警兵,退役后当上了消防武警官兵。康辉说,弟弟执行任务的时候从来不告诉家人,只是上山救火任务完成后会发一个朋友圈向家人报喜。另一位牺牲森林消防队员汪耀峰的母亲告诉澎湃新闻,儿子今年26岁,当消防兵6年,一直在四川凉山,3月30日刚发过短信,称刚救完一场火准备赶赴木里县救火。 “之前救完火会发短信报平安,这次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她悲伤地说。缺席的退役和婚礼不同于当兵两年的小伙子,29岁的孔祥磊当森林消防员还差八个月满12年,如果不是这场火灾,今年12月底他就可以退役回家。孔祥磊的父亲称,在儿子的规划中,回家以后准备买几头牛、种点果树,希望干活养家,让父母和妹妹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参军7年的高继垲是西昌森林消防大队四中队三班班长。他的姑姑称,如果不是这场森林大火,高继垲将于明年与女友结婚。 4月1日的晚上,亲友的电话将噩耗带来,高继垲也“爽约”了和女友的婚礼。高继垲的姑姑称,得知噩耗的当晚,她翻看了侄子的微信,头像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一队穿着消防服的消防队员,他们背着背包,在夜幕下整装待发。高继垲在签名中写道,“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家属奔赴现场飞机、火车、大巴……得知噩耗后,消防员的家属从各地赶往西昌,准备处理后事。 “今天一大早村长把我们送到这里,现在在等武装部队协商购买从凯里到成都的车票。”杨瑞伦的父亲称,老家在山区、经济条件不好,路费都成问题,一家人的情绪都很不好,杨瑞伦的母亲更是濒临崩溃。 “现在女朋友跟我们在一起去见他。”孔祥磊的父亲称, 他和老伴今年54岁,身体都不太好,儿子的女朋友陪伴两人一起去见儿子最后一面。牺牲森林消防队员赵万昆的二哥称,他们是凉山州冕宁人,离西昌比较近,家属十多人都已赶到了西昌。目前,赵万昆的遗体在当地殡仪馆,家属还没有看到,要等身份比对确认、整理好遗体仪容后,家属才能去看。赵万昆二哥说,听一个已经看过遗体的家属说,被烧得厉害,已经认出不来了。
  路透社评论称,目前,波音公司正面临着近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一。在遇难者家属、航空公司、美国政府和世界各地监管机构施加的压力下,波音必须要证明其737 MAX飞机上的自动飞行控制系统是安全的,并且要证明飞行员们也收到了充足的培训,以在紧急情况下控制这一系统。

  “我想被夸”——“你这句话以句号结尾,表达了你想被夸的坚定信念。你一定是一个执着追求自己理想的人!” “今天自行车丢了,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求夸”——“丢了仍不暴躁,说明人极为优雅。” “今天坚持没吃米饭,但还是忍不住吃了个甜点,求夸”——“有减肥意识,又懂得过犹不及,这是完美的中庸之道,是大智慧。” “我...算了,不求夸了。”——“当所有人都求夸的时候,只有你能够体谅夸人者打字的辛苦,主动逆风而行坚守心中为他们着想的本心。” “夸夸群”日前风靡高校。这里,没有喷子和杠精吐槽添堵,只要你一入群,无论说什么,哪怕是发一个标点符号,都会被群里成员用各种花式“彩虹屁”(即花式吹捧,连放屁都能把它出口成章面不改色的吹成是彩虹)夸上天。随着夸夸群的爆红,精明的商家还做起了付费购买夸人服务的生意,比如淘宝上有店铺标价50元,下单后你会被拉入群里,夸手会极尽所能360度无死角地猛夸你5分钟,服务时间到了你就会被退群,因为下一位顾客要进群。 “夸夸群”里求夸的内容往往并不值得被夸,比如“不想复习,求夸”、“想熬夜打游戏,求夸”等,而夸手们的措辞则风格迥异:有的脑洞清奇耍无厘头、有的诗词歌赋信手拈来、有的引经据典博古通今……总有一款适合你。有人认为夸夸群的火爆反映了年轻人为逃避学习工作压力求表扬求点赞的心理,也有人认为夸夸群和吐槽群、喷喷群等殊途同归,其本质都是在网络上躲在ID背后宣泄情绪。对此,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雷开春博士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称,夸夸群其实是一种强化情绪体验的形式,“人类的情绪需求不如我们想象得那么理性,陌生人也能牵动你的情绪,夸夸群中来自陌生人的夸赞会让你心情愉悦起来。” 情绪需要“仪式感” 如今生活、学习和工作节奏加快,没时间让情绪需求得到充分满足,导致情绪体验零碎化,比如遇到不愉快的事情,还没来得及伤心,就要连轴转忙工作,情绪需求往往被压抑忽略。但是情绪需要被满足,需要有出口,需要要有仪式感。雷开春博士表示,“我不喜欢用宣泄这个词,很负面带有贬义,情绪需求应该被正视。比如前几年流行的‘鬼屋’, 尽管会让人产生不适感,但可以通过增加恐惧感来强化情绪体验。再比如,还有些做情绪生意的店铺会提供一个场所,供你发呆,供你哭泣,让你有特定的时间和空间来完成情绪的释放。” 在雷开春看来,夸夸群正是一种具有仪式感的强化情绪体验的存在,即使群里的夸赞并非基于事实甚至天花乱坠,被夸者也能从中获得愉悦的情绪体验。 “举个相反的例子,央视有个节目组曾经招募了很多志愿者,让他们当街被陌生人骂,观察他们的情绪反应,一开始这些志愿者都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完全不会理会陌生人的谩骂,但是结果却很少人能坚持到节目录制结束,大多数都提前愤而退出。” 为什么乐此不疲?明知道夸夸群里的夸赞是非真实的,为什么年轻人还乐此不疲呢?雷开春博士认为:“最先接触流行和时尚的往往是年轻人,夸夸群中的对话模式是反传统的、跨越现实的,我把这种非现实体验称之为‘童话体验’,人需要这种不建立在现实生活基础上的体验。” 在雷开春看来,有些人进夸夸群并非为了求点赞或减压,而是进来玩儿的,纯粹图了乐子。他们把夸夸群看作是一种反传统的、具有新鲜感的游戏,而其乐趣就在于打破传统的对话模式。“花式夸赞的背后不乏创意,除了有些求夸的人,还有些夸手进群是想通过斗文采来刷存在感。” 而夸夸群的网红体质,让很多人抱着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进群,其中不乏猎奇心理。这就好比打卡网红景点、排队吃网红食品、抢购网红杯子,其背后并不仅仅是从众心理而已,而是为了具备社交资本。雷开春称:“打卡网红的事物,是为了让自己有谈资,为了为了勾画社会自我形象,关键不在于做这件事本身,而是展示给别人看自己做了什么,以此来建立自己的社会形象,人的存在感是通过人际关系实现的。” 小心自我认知偏差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归属感)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高校学生和有工作的年轻人通常衣食无忧且有自己固定的社交圈,底层需求满足后渴望更高层次需求。那么,夸夸群里的把人捧上天的夸赞是否能满足被夸者的尊重需求,增加其自信心呢?同济大学附属上海东方医院临床心理科副主任医师马希权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夸大的、与自我认知不一致的夸赞,并不能真正满足一个人的尊重的心理需求,对个体自尊的提升效果不大。反而会让个体在某种程度上产生自我认知偏差。虚幻的满足感是一时性的,往往不会持续。夸夸群的出现可以看作是对此前长期存在的负面网络情绪的反弹。而网络暴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做是个人对自身现状不满的借题发挥,是内在负面情绪借外在现象的心理投射。” 当然,马希权医生也认为,夸夸群里正能量的“彩虹屁”也有一定的积极效应,至少是一种积极的心理压力的释放。

  “我想被夸”——“你这句话以句号结尾,表达了你想被夸的坚定信念。你一定是一个执着追求自己理想的人!” “今天自行车丢了,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求夸”——“丢了仍不暴躁,说明人极为优雅。” “今天坚持没吃米饭,但还是忍不住吃了个甜点,求夸”——“有减肥意识,又懂得过犹不及,这是完美的中庸之道,是大智慧。” “我...算了,不求夸了。”——“当所有人都求夸的时候,只有你能够体谅夸人者打字的辛苦,主动逆风而行坚守心中为他们着想的本心。” “夸夸群”日前风靡高校。这里,没有喷子和杠精吐槽添堵,只要你一入群,无论说什么,哪怕是发一个标点符号,都会被群里成员用各种花式“彩虹屁”(即花式吹捧,连放屁都能把它出口成章面不改色的吹成是彩虹)夸上天。随着夸夸群的爆红,精明的商家还做起了付费购买夸人服务的生意,比如淘宝上有店铺标价50元,下单后你会被拉入群里,夸手会极尽所能360度无死角地猛夸你5分钟,服务时间到了你就会被退群,因为下一位顾客要进群。 “夸夸群”里求夸的内容往往并不值得被夸,比如“不想复习,求夸”、“想熬夜打游戏,求夸”等,而夸手们的措辞则风格迥异:有的脑洞清奇耍无厘头、有的诗词歌赋信手拈来、有的引经据典博古通今……总有一款适合你。有人认为夸夸群的火爆反映了年轻人为逃避学习工作压力求表扬求点赞的心理,也有人认为夸夸群和吐槽群、喷喷群等殊途同归,其本质都是在网络上躲在ID背后宣泄情绪。对此,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雷开春博士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称,夸夸群其实是一种强化情绪体验的形式,“人类的情绪需求不如我们想象得那么理性,陌生人也能牵动你的情绪,夸夸群中来自陌生人的夸赞会让你心情愉悦起来。” 情绪需要“仪式感” 如今生活、学习和工作节奏加快,没时间让情绪需求得到充分满足,导致情绪体验零碎化,比如遇到不愉快的事情,还没来得及伤心,就要连轴转忙工作,情绪需求往往被压抑忽略。但是情绪需要被满足,需要有出口,需要要有仪式感。雷开春博士表示,“我不喜欢用宣泄这个词,很负面带有贬义,情绪需求应该被正视。比如前几年流行的‘鬼屋’, 尽管会让人产生不适感,但可以通过增加恐惧感来强化情绪体验。再比如,还有些做情绪生意的店铺会提供一个场所,供你发呆,供你哭泣,让你有特定的时间和空间来完成情绪的释放。” 在雷开春看来,夸夸群正是一种具有仪式感的强化情绪体验的存在,即使群里的夸赞并非基于事实甚至天花乱坠,被夸者也能从中获得愉悦的情绪体验。 “举个相反的例子,央视有个节目组曾经招募了很多志愿者,让他们当街被陌生人骂,观察他们的情绪反应,一开始这些志愿者都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完全不会理会陌生人的谩骂,但是结果却很少人能坚持到节目录制结束,大多数都提前愤而退出。” 为什么乐此不疲?明知道夸夸群里的夸赞是非真实的,为什么年轻人还乐此不疲呢?雷开春博士认为:“最先接触流行和时尚的往往是年轻人,夸夸群中的对话模式是反传统的、跨越现实的,我把这种非现实体验称之为‘童话体验’,人需要这种不建立在现实生活基础上的体验。” 在雷开春看来,有些人进夸夸群并非为了求点赞或减压,而是进来玩儿的,纯粹图了乐子。他们把夸夸群看作是一种反传统的、具有新鲜感的游戏,而其乐趣就在于打破传统的对话模式。“花式夸赞的背后不乏创意,除了有些求夸的人,还有些夸手进群是想通过斗文采来刷存在感。” 而夸夸群的网红体质,让很多人抱着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进群,其中不乏猎奇心理。这就好比打卡网红景点、排队吃网红食品、抢购网红杯子,其背后并不仅仅是从众心理而已,而是为了具备社交资本。雷开春称:“打卡网红的事物,是为了让自己有谈资,为了为了勾画社会自我形象,关键不在于做这件事本身,而是展示给别人看自己做了什么,以此来建立自己的社会形象,人的存在感是通过人际关系实现的。” 小心自我认知偏差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归属感)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高校学生和有工作的年轻人通常衣食无忧且有自己固定的社交圈,底层需求满足后渴望更高层次需求。那么,夸夸群里的把人捧上天的夸赞是否能满足被夸者的尊重需求,增加其自信心呢?同济大学附属上海东方医院临床心理科副主任医师马希权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夸大的、与自我认知不一致的夸赞,并不能真正满足一个人的尊重的心理需求,对个体自尊的提升效果不大。反而会让个体在某种程度上产生自我认知偏差。虚幻的满足感是一时性的,往往不会持续。夸夸群的出现可以看作是对此前长期存在的负面网络情绪的反弹。而网络暴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做是个人对自身现状不满的借题发挥,是内在负面情绪借外在现象的心理投射。” 当然,马希权医生也认为,夸夸群里正能量的“彩虹屁”也有一定的积极效应,至少是一种积极的心理压力的释放。

  4月2日午间,四川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牺牲人员名单公布,27名森林消防队员中,1990年1月出生的蒋飞飞生前职务为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比他小7岁的程方伟是三中队一班班长。今年1月31日,凉山新闻网曾刊发一篇记录二人灭火中默契配合的稿件,文笔流畅活泼,出自代晋恺之手,这名1995年9月出生的支队宣传干事也在此次森林火灾中牺牲。代晋恺写道: 半轮皎月悬挂天边,漫天的星空清晰可见。安静的小镇里,村民们都还在沉睡,万物未苏醒,凉山森林消防支队的消防员们已经在整理装备,准备开始新一天的战斗。 “凉山州盐源县前所乡发生森林火灾!”2019年1月28日凌晨,一道紧急命令打破了该支队消防员的梦乡,而这一天正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的小年。在前往前所乡的途中,擦肩而过的婚车数不胜数,许多村民赶着在这良辰吉日中穿上婚礼盛装走进婚姻的殿堂,但该支队消防员却穿着火红的扑火服向火魔肆虐的现场挺进。 “来尝尝这个,吃了爬山更有劲!”从消防员身边路过的村民周顺和说:“这个叫松毛糖,只有这几个月才有。”在攀爬高山时,消防员们看到山中的松针上结出了晶莹剔透的“糖”,都十分好奇,却不敢品尝。程方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抵挡不了老乡的热情介绍,他接过老乡手中的松毛糖放进嘴里:“就感觉像蜂蜜一样甜。”程方伟说道。看见有人开了头,其他队员忍不住想要尝一尝,也为这枯燥的登山路增添了一丝乐趣。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辛攀爬,队员终于来到了火线的上方,一股股浓烟在山脊上的树间肆意扭动着。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蒋飞飞让其他队员原地调整,自己则带着队友程方伟和康桂铭组成先遣侦查组继续向火线前进。 70度的山坡上铺面了松针,踩在上面稍有不慎便会打滑,程方伟背着灭火机正向明火发起冲击时,因为脚下踩滑,径直向山沟滑了下去,下滑几米后他才抓住身旁一根小树枝。只见他一个翻身站起来,不顾身上的尘土,继续投入到扑救工作中。蒋飞飞此时也绕到他的身后,用双手托举着他,防止他再次摔倒。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林中的明火也已扑灭,此时队员们已经连续作战14个小时了,而整场火灾扑救工作用了29个小时。漆黑的山林中,队员们纷纷打开了头灯对一些烟点进行最后的清理。在每一场灭火战斗中,为了防止扑灭的火线死灰复燃,他们对每一处烟点都处理得非常仔细,有水便用水来浇,没有水就用土来掩,直到再没有一处烟点能造成威胁后才会对下一个烟点进行处理。当西昌大队撤退的时候,天已全黑了,漫天的星空挂在头顶,消防员的头灯连成了一串,在漆黑的山里格外显眼。当队员撤下山底时,一些村民们早已在山底等待着。“太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辛苦了。”一位村民和每一名队员握手时向队员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感谢,沿途上还有许多村民拿着手电筒为返程消防员照亮脚下前进的道路。br />
  4月2日午间,四川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牺牲人员名单公布,27名森林消防队员中,1990年1月出生的蒋飞飞生前职务为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比他小7岁的程方伟是三中队一班班长。今年1月31日,凉山新闻网曾刊发一篇记录二人灭火中默契配合的稿件,文笔流畅活泼,出自代晋恺之手,这名1995年9月出生的支队宣传干事也在此次森林火灾中牺牲。代晋恺写道: 半轮皎月悬挂天边,漫天的星空清晰可见。安静的小镇里,村民们都还在沉睡,万物未苏醒,凉山森林消防支队的消防员们已经在整理装备,准备开始新一天的战斗。 “凉山州盐源县前所乡发生森林火灾!”2019年1月28日凌晨,一道紧急命令打破了该支队消防员的梦乡,而这一天正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的小年。在前往前所乡的途中,擦肩而过的婚车数不胜数,许多村民赶着在这良辰吉日中穿上婚礼盛装走进婚姻的殿堂,但该支队消防员却穿着火红的扑火服向火魔肆虐的现场挺进。 “来尝尝这个,吃了爬山更有劲!”从消防员身边路过的村民周顺和说:“这个叫松毛糖,只有这几个月才有。”在攀爬高山时,消防员们看到山中的松针上结出了晶莹剔透的“糖”,都十分好奇,却不敢品尝。程方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抵挡不了老乡的热情介绍,他接过老乡手中的松毛糖放进嘴里:“就感觉像蜂蜜一样甜。”程方伟说道。看见有人开了头,其他队员忍不住想要尝一尝,也为这枯燥的登山路增添了一丝乐趣。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辛攀爬,队员终于来到了火线的上方,一股股浓烟在山脊上的树间肆意扭动着。西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蒋飞飞让其他队员原地调整,自己则带着队友程方伟和康桂铭组成先遣侦查组继续向火线前进。 70度的山坡上铺面了松针,踩在上面稍有不慎便会打滑,程方伟背着灭火机正向明火发起冲击时,因为脚下踩滑,径直向山沟滑了下去,下滑几米后他才抓住身旁一根小树枝。只见他一个翻身站起来,不顾身上的尘土,继续投入到扑救工作中。蒋飞飞此时也绕到他的身后,用双手托举着他,防止他再次摔倒。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林中的明火也已扑灭,此时队员们已经连续作战14个小时了,而整场火灾扑救工作用了29个小时。漆黑的山林中,队员们纷纷打开了头灯对一些烟点进行最后的清理。在每一场灭火战斗中,为了防止扑灭的火线死灰复燃,他们对每一处烟点都处理得非常仔细,有水便用水来浇,没有水就用土来掩,直到再没有一处烟点能造成威胁后才会对下一个烟点进行处理。当西昌大队撤退的时候,天已全黑了,漫天的星空挂在头顶,消防员的头灯连成了一串,在漆黑的山里格外显眼。当队员撤下山底时,一些村民们早已在山底等待着。“太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辛苦了。”一位村民和每一名队员握手时向队员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感谢,沿途上还有许多村民拿着手电筒为返程消防员照亮脚下前进的道路。。

GENB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博客